颜夜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双壁瑶】生子



     我叫蓝琼,字允琪;我有个双胞胎弟弟叫蓝璞,字允瑶,我们今年六岁了。


     看到我和弟弟的名字就知道,我们是意外,爹爹们是真爱。


     据思追师兄说,当初给我和弟弟起名时,大爹爹和二爹爹为了不让阿爹多想,​怕阿爹以为有了我和弟弟会忽略他,大手一挥就给我和弟弟取好了名,都是与玉有关的。


     思追师兄说,大爹爹和二爹爹一开始的时候不怎么喜欢我和弟弟,觉得我们太过折腾到了阿爹,我们不到一个月,阿爹就被我们折腾出了黑眼圈,因此大爹爹和二爹爹非常的不满。后来我们三岁了到了听学的年龄了,大爹爹和二爹爹就把我们丢给了蓝老先生。


     从小,我们就在蓝先生膝下受教。


     蓝先生说为了好好教育我们,不让我们步大爹爹和二爹爹的后尘,不许我们叫他二爷爷,难免他会心软。


     听思追哥哥说,我们被送去蓝先生当天阿爹哭得一抽一抽的,一直说不想我们这么早就被送过去了。


     大爹爹说我们到了听学年龄,不去的话蓝先生会有意见,然后阿爹一秒都没犹豫就把我们送过去了。


     后来我们长大了些,见到爹爹们是要行礼的。大爹爹说见到阿爹要乖乖的听话,不要气着了阿爹;二爹爹说见到阿爹不要扑上去,摔到了我和弟弟没关系,摔着了阿爹不行;阿爹可喜欢和我们一起玩了,就算我们偶尔不听话也不会说什么。不像大爹爹和二爹爹,大爹爹会布置很多学业让我们完成,二爹爹则是让我们抄家规!


     啊,这就是我们大爹爹和二爹爹,爹爹们真的是一直都在用实际行动告诉我和弟弟,他们对阿爹是真爱,而我们——是意外。​

     我八岁那年生病高烧不退,爹爹们为了不让阿爹辛苦,就一直在照顾我,​美名其曰照顾孩子太麻烦了,他们不想让阿爹累着了。


     后来有天大爹爹去了讲学,二爹爹去了小厨房熬粥,阿爹来看我,发现我身边没人,哭着说都怪他没用,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能照顾​云云……


     阿爹哭起来真好看,我见了都想哭,难怪爹爹们​那么宠阿爹,不让阿爹伤心难过。


     阿爹哭了多久,我就安慰了多久,然后二爹爹来了。


     有阿爹的地方,二爹爹就看不到任何人,二爹爹一来就抱着阿爹说,“阿瑶怎么了?阿瑶不哭,阿瑶乖啊……”


     听听,听听,这语气,这表情,这神态,真的是春风拂面啊,啊,要是二爹爹也能这么对我就好了​。


     “是不是允琪惹你生气了?乖啊,等允琪好了,我就让他抄家规。”​


     听听,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阿爹救命,这黑锅我不背啊啊啊。


     还好,阿爹一听二爹爹说要让我抄家规,生气道:“你试试,你要是敢让允琪抄家规,以后别来寒室了!”​


     “好好好,不抄不抄,乖,我送你回寒室。你体弱,生病传染了就不好了。”​

     

     阿爹​对我是真爱啊,有阿爹在,我就不用抄家规了。呜呜呜,阿爹真好。


     可是二爹爹​,你要不要等喂完我粥再送阿爹回去?允琪真的好饿啊。


     我今年十二岁了,大爹爹说我和弟弟可以独当当一面了​,于是就把我们赶去了夜猎。


     呵,我还不知道他们?


     他们就是怕我和弟弟抢阿爹!


     呵,大爹爹;


     呵,二爹爹!​


     一眨眼,我就十八岁了。


     十八岁过后,我去了大爹爹​那,却不见大爹爹二爹爹跟阿爹的影子,只看到了一封信。


     信上说宗主之位传位于我,允瑶​掌管惩戒,以后我就是云深不知处的宗主了,而爹爹们则是带着阿爹去游山玩水。


     他们再一次用实际行动告诉我和弟弟他们是真爱,而我和弟弟是意外!​


     为什么别的家族为了一个位子争论不休​,挤破头脑都要坐上这个位置?我真的不想当这个宗主,我也想出去游山玩水。


     啊,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爹爹们都回来了​,云梦夫夫也来了,你问云梦夫夫是谁?还能是谁,当然是江宗主和魏无羡。他们生了好几个娃,说是莲花坞的孩子太少了,要多生几个才好,也更热闹。


     我问爹爹们,他们怎么不生了?大爹爹说不想让阿爹再受一次生子之苦,二爹爹说不想那么多人抢阿爹,爹爹们说的真实在,这不能骗骗我们吗?


     今天思追师兄也来了,​思追师兄已经是兰陵金氏金宗主的夫君了。堂哥生了一儿一女,非常可爱。话说回来,金氏都是大小姐脾气吗?兄妹俩一个比一个傲娇,一个比一个大小姐脾气。景仪师兄曾经说过这是遗传到堂哥的,然后他刚说完就被罚抄家规了。


     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景仪​已经嫁去了不净世,今天也来了,但聂宗主没来,大爹爹和二爹爹说不想他来扰了阿爹的心情。


     我:“……”​


     后来​我问爹爹们,以后我喜欢上了男生,他们会不会反对?


     爹爹们说不反对,只要我幸福就好。


     啊,我的爹爹们真开明​。


     等等,允瑶你这一幅不想认识我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瑶愫】当爱还未说出口

     躺在棺材里的这些年,金光瑶以为他想的念的从来都是蓝曦臣一人,可他从未想过蓝曦臣半分,心心念念的都是秦愫一人。


     爱而不知之说的就是我吧。金光瑶想。好像没多少时间了可活了。


     灵魂快要消散时,他想,阿愫对不起,我爱你。可当他再次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回到了归还玉令那天。为什么不能早点回来?他想。


     看着坐在对面的蓝曦臣,金光瑶把玉令放在桌上推了过去。


     蓝曦臣不解:“此为何意?”


     金光瑶:“还与二哥。”


     蓝曦臣:“此物我已赠与你。”


     “我知道。”


     金光瑶低头看着玉令,似乎是想起了些什么,似视有些无奈摇了摇说:“这枚通行玉令多年来都从未失效过,如今既已失效,那么便让它物归原主吧。”


     魏无羡明白了。因泽芜君与敛芳尊私交甚好,蓝曦臣把云深不知处的通行玉令也给了金光瑶一枚,容他出入畅通无阻,但恐怕他这几天内把云深不知处的结界禁制修改了,或是收回了金光瑶那枚玉令的出入权,金光瑶方才来访,被拒之门外了,于是主动奉还玉令。


     与蓝忘机一样,蓝曦臣也不懂得如何虚与委蛇,金光瑶以退为进,他则沉默不语,须贞,道:“此来何事?”


     金光瑶道:“这边仍是没有含光君和夷陵老祖的消息,二哥看到他们说声不必担心,我会把这事压下去,不让他俩受到任何伤害的。这样,二哥就不用担心他们了,忘机和魏公子也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魏无羡本以为他此来是要求盘查的,谁知金光瑶却说出了这样的话,有情人终成眷属?他和蓝湛吗?


     蓝忘机一听到这话也很诧异,金光瑶他在想什么……


     屏风外,金光瑶又道:“二哥,你怎么了?”


     蓝曦臣道:“无事,我只是很高兴,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金光瑶道:“嗯,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金鳞台了,二哥,告辞。”


     说完,金光瑶便起身往外走,走到近门口却又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蓝曦臣,“二哥,阿愫快要下葬了,我想多陪陪她。二哥你…”​


     “阿瑶,晚点我会去金鳞台。”​


     “二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在阿愫没有下葬前,你都不要来金鳞台了,这十多年来因为和二哥秉烛夜谈,多次冷落了阿愫,现在我想多陪陪她。我知道,这十三年来阿愫因为这对二哥多次有厌言,我不想她死后还要看着我们一起隔阂她,阿愫她会不高兴的。”​不等蓝曦臣回答,金光瑶便走了。


     蓝曦臣看着越走越远的金光瑶,他不知道怎么了,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好像要失去了,但是他又却不知道即将要失去的究竟是什么?


     从屏风后出来的忘羡两人走到蓝曦臣旁边,魏无羡说道:“金光瑶今天有点怪怪的,对了蓝湛,刚刚他说的有情人终成眷属是什么意思?是指我和你…吗?”


     听到这话的蓝忘机红了耳朵点点头,嗯了一声。


     几日后,不知道金光瑶用了什么方法,仙门百家都默许了魏无羡的复活,也不再找他的麻烦。


     这天,金光瑶又去了不净世……


     看着不请自来的金光瑶,聂怀桑嗷的一声就要扑过去。金光瑶一闪而开:“怀桑,这里没别人就不用演了吧?”


     聂怀桑眼神有些闪烁着,“三哥,你在说什么?怀桑有些听不懂。”


     “献舍,魏无羡,义城,薛洋。这可听懂了?”


     这一夜,他们谈了许久,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聊了些什么。只知金光瑶临近天亮才离开不净世。


     看着躺在棺材里的秦愫,金光瑶吻了吻她的额头,终于,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爱你了。他握着秦愫的手诉说着多年的爱意,隐瞒。


     “阿愫,当初射日之征初见,我救了你,是我们的缘分起了。后来在百凤山时他们说我,说我阿娘时,你对我对阿娘多有维护,我都看在眼里,你是第一个不介意我身世的女孩,从那时起,我心里便有了你,那时我就在想,要是你是我的妻子,那该有多好?我会好好的爱你,宠你,护你,我们会生几个孩子。若是生了个男孩,我和儿子一起保护你,若是生了个女孩,我保护你俩,若是生了一儿一女,我保护你,儿子保护女儿。那样多好?我有妻有儿有女,我想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后来我们相恋订婚成亲,那时我想我是这天底下最幸福的人,我带你去见阿娘,我偷偷告诉阿娘说,我说阿娘这是您未来儿媳妇,我的妻子,我爱的人,您在天上一定保护要她呀,我也会好好保护她,不会让她受一点伤的。我说阿娘您放心我此生只娶阿愫一人,以后我也会爱上别人,他们会是您的孙子孙女,当然,我最爱的还是阿愫。”​


     “阿愫对不起,说好了要保护你和孩子,我却没有做到。”​


     “阿愫你知道吗?当初你说你身孕时我有多高兴?我想老天待我不薄,他实现了我的愿望。临近大婚,我每天都在想你,我该怎么才能在这偌大的金鳞台上保护好你和孩子,只要有了权力,我就能好好保护你了。直到大婚前夕,秦夫人过来对我说,我不能娶你,因为你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我在想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在我最最最幸福的时候,秦夫人却跑过来告诉我,你是我的妹妹?为什么?阿愫?我不敢告诉你,我也不敢退婚,我不怕他们不放过我,我只怕你会受伤受委屈会承受不住。可是我没有想到给你最大伤害的人却是我。阿愫你知道吗?那时我就想好了,娶了你之后我会把你当妹妹看,我会好好保护你,我想我会继续宠你爱你,可是我做不到,一看到你我就忍不住的发慌发抖害怕,你的我的亲妹妹,我爱上了自己的亲妹妹还有了孩子。你问我阿松的死是不是和我有关,我承认是和我有关,当初阿松生下来时我不敢抱他,我也曾对他抱有期望,希望他是个正常的孩子,可他不是,我想把他送到外面去,可又转念一想,如果东窗事发,我不在了,你该怎么办?他又该怎么办?我只能一错再错,舍了阿松。”​


     “你曾问我,为什么对阿凌比阿松还好,现在阿愫知道了吗?我不是不想,我是不敢。阿愫,阿松,阿凌,对不起对不起。”


     “阿愫,我想要瞒你一辈子的。一直到你看了那封信,我都是想瞒着你的。阿愫,我是真心爱你的,从初遇到现在,一直都是真心爱你的。我每天都想见你,却又害怕见你,我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我怕我会忍不住的抱你爱你,我只能每天不停的做事,开清谈会,和二哥讨论瞭望台。”​


     “阿愫,我好后悔,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你这些?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你,我一直很爱你。”​


     “阿愫别怕,等阿凌学会了如何做一个宗主,会处理很多事时,我就来陪你。到时候我好好的给你赔罪,你要打要骂我都受着,只要你气消了,只要你不生气了,就好…”


     说到最后,金光瑶哽咽着问道,“可是,阿愫你告诉我,以后没有了你,我以后该怎么活啊……”​


     “阿愫,阿愫,阿愫……”​


     看着哭到快喘不过气来的金光瑶,蓝曦臣从来都不知道金光瑶居然那么爱秦愫,他曾经沾沾自喜,他以为他在金光瑶的心里有着很重要的位置,直到今时今日,他才知晓,原来不是。

     原来所谓的秉烛夜谈,所谓的抵足而眠,都只不过是用来逃避的借口!


     看着转身离去的蓝曦臣,忘羡两人有些沉默的也走了。


     金凌长这么大,从未见小叔叔哭过,直到他今天他才明白,小叔叔心里有多么的苦,想爱却又不能爱,小婶婶的死是压倒金光瑶最后的一根稻草,他不会怪小叔叔的。他只想要小叔叔好好的。这样,就好。


     五年后,金光瑶殁。


     阿愫,阿松,我来向你们赔罪了。


     你们可愿等等我?​

【双壁瑶】总结



上篇:湛瑶 

中篇:湛瑶 

下篇:双壁    



     当初在看到太太发的梗【湛瑶,好吃不过饺子】时就一直在问谁写了,后来时隔几个月又回去看谁写了湛瑶,还是没有谁写,然后就想着自己能不能写下?写完的当天晚上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几遍,改了又改之后才发出去。


     本来说第二篇从医院出来后休养几天再写的,结果我在门口坐了好久都没叫我,那时没什么事做,就利用等的时间开始写写写,然后发了出去。


     写第三篇【双壁瑶】的时候,刚写完在看有没有错别字的时候就停电了,我呆呆的看着电脑脑海里一片???在刷屏。心想着,行叭,来电的时候看看有没有自动保存,一小时后来电了,一看又崩了,没自动保存,那时候是真的气,然后?不,没有然后。


     然后是现在重新写了【双壁瑶】,跟当初写的完全不一样。当初写时把自己分别代入了曦湛瑶三人,想着若我是他们仨会怎样?边想边写,一个是弟弟,一个是爱人,朋友妻不可欺,更何况是自己亲哥哥的爱人?


     代入蓝曦臣时看到自己的亲弟弟在强迫自己的爱人的愤怒,​看到自己的爱人被绑住哭着求饶求放过都没用,只能被迫承受不了?那时候是真的难受,真的想一剑给了蓝忘机,想对金光瑶说些什么,又能说什么呢?他无法释怀这样的蓝忘机和金光瑶,一没处理好,就be了。


     代入蓝忘机时也是很难受的,看着​自己爱了十多年的爱人嫁给了自己的哥哥,每天看着他们夫夫恩爱有加,甚至有时候在后山都能听到爱人在叫兄长夫君,看着那人所有最好的一面都给了兄长,而自己什么都没有,只能克制住自己,这对他来说不仅是求而不得,更是爱而不得。所以当金光瑶误把他当二哥吻他的那一刻,他心中的那根线断了,什么他是兄嫂还是背德,他都不管了,所以最后他不再克制自己,他想跟着心走。逼着金光瑶叫他夫君时,他心里是高兴极了的,那一刻金光瑶是属于他的,他们也是名正言顺的。


     代入金光瑶时,是想晓之于情动之于理的劝蓝忘机的,但蓝忘机太了解他了​直接禁言占有了他。这时金光瑶心里的崩溃的,他想起了蓝曦臣,要是有蓝曦臣在,蓝忘机是绝对不会动他的。但很可惜,那时蓝曦臣不在。他不了解蓝忘机,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他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对他看不上眼的蓝忘机会这样对他?他以为蓝忘机是为了折辱他才这样对他,后来才知道蓝忘机是太爱他了,才会失控。当金光瑶听到蓝曦臣的声音时,那时他想过自杀的,他太怕蓝曦臣不要他,蓝曦臣抱着他一遍又一遍地说着阿瑶别怕,二哥在,二哥不会不要阿瑶的,直到金光瑶安心的睡下了蓝曦臣才敢去质问蓝忘机。金光瑶不知道的是那天不止他怕,蓝曦臣更怕,他怕金光瑶会做傻事,再来一次观音庙蓝曦臣不死也会疯。



     不过还好

     最后的最后

     他们都在一起了



​     第一次写【双壁瑶】时,想的是be

     三人一死一疯一独活​




当敛芳尊是个做作的小可爱时


OOC     沙雕向


     金鳞台前,等了蓝曦臣一上午加一下午的金光瑶蹲在地上想二哥怎么还没来金鳞台?二哥今日怎么不来金鳞台?是不是他忘了今天是我生辰?还是说他压根就不想记住今日是我生辰(。•́︿•̀。)?他是不是没把我放在心上?他在外是不是有别的小义弟了?他有我这么乖有我这么听话有我这么萌有我这么软有我这么有钱吗?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好的义弟吗?


     这时远处飘来飞来一道蓝色的身影,金光瑶连忙站起身跑过去:“二…忘机啊,你过来了啊,阿羡他在阿凌那里,二哥呢?他怎么没和你一起过来?”

     蓝忘机看着远处过来的魏无羡,“兄长他在同新来的……”门生在准备你的生辰礼。

     新来的?谁?一听到蓝曦臣在陪新来的谁谁谁时,金光瑶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果然在外面有别的小宝贝了,说,那人是谁?我保证不一乱魄抄弹死他!”

     蓝忘机:“……”门生小可爱。

     魏无羡:“……”大哥,你怎么还不来?场面快要控制不住了。

     看着沉默的蓝忘机,金光瑶哇的一声就哭着跑回芳菲殿了。


     听到哭声的金子轩江厌离连忙走出来,看到夕阳下那跑得越来越远的背影,“阿瑶是怎么了?你们怎么欺负他了?”

     蓝忘机:“刚敛芳尊问我兄长怎么还没来,我说兄长在同新来的门生买东西,敛芳尊没听完就问我兄长在外面是不是有别的小宝贝别人了。”

     江厌离:“含光君,你说到哪就被阿瑶打断了?”

     蓝忘机:“我说到‘兄长在同新来的’就被打断了。”

     金凌童言无忌的问道:“同谁的小宝贝啊?”

     听到金光瑶说蓝曦臣在外有别的小宝贝后又听到金凌说小宝贝的魏无羡:“……”

     江厌离:“难怪,阿瑶在门前等了泽芜君一天,难免会胡思乱想了些。”

     金子轩:“没事,晚点我去看看阿瑶。”


     而这边在布置烟花的蓝曦臣突然打了一个大喷嚏,奇怪?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哭着回到芳菲殿的金光瑶看着外边越来越黑的天空,而蓝曦臣还没来。

     咬着小手帕道:“你在外果然还别的小宝贝了!今晚休想上我床!”


     晚上,来到金鳞台的蓝曦臣在大厅转了一圈却没有发现金光瑶,心想这个时候阿瑶去哪了?

     这时金子轩夫妇走过来说金光瑶今天在门口等了蓝曦臣一天以为蓝曦臣不来了,哭着回了芳菲殿,让外面有其他小宝贝的蓝曦臣赶紧过去哄哄他。


     来到芳菲殿的蓝曦臣看到眼睛哭红的像只小兔子的金光瑶,心疼抱着金光瑶道:“阿瑶乖,阿瑶不哭,二哥不是来了吗?”

     金光瑶一把推开蓝曦臣,指着他怒声道:“你为什么才来?做什么去了?忘机说你陪别人去了,说!是不是真的?呜呜呜,我就知道,你在外面有别的小…唔……”

     听到后面的蓝曦臣一把抱住金光瑶吻了上去,这个小笨蛋,怎么这么好骗?忘机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蓝忘机:兄长,我冤)

     就在金光瑶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蓝曦臣终于停了下来:“阿瑶别哭,跟我出来,等一下我就告诉你我今天去做些什么了?”


     跟着蓝曦臣走到外面的金光瑶,一来到金鳞台上就看到一片五彩斑斓的黑,什么也没有啊。

     看到金光瑶疑惑的小脸,蓝曦臣说再等会,等会阿瑶就知道了。


     不一会儿,天上突然绽放出许多烟火,上面写着“阿瑶,生日快乐”

     这时金光瑶才知道蓝曦臣这一天去做什么了。



     “阿瑶,生日快乐,以后你的每一个生辰,我都会陪你一起过。”

     “谢谢二哥,以后二哥的每一个生辰,阿瑶也会陪二哥一起过。”

【双壁瑶】与他

蓝曦臣视角



     那天我站在小院里给金星雪浪​浇水时看着阿凌风风火火的跑到我面前,屈膝弯腰的喘不过气地对我说:“小叔父,我和小叔叔在夜猎时因为我一时大意,小叔叔为保护我而受伤了,路过的含光君带着小叔叔去疗伤了,让我来跟你说声!小叔父,你快去接小叔叔吧。”


     金光瑶:这坑叔的孩子!


     蓝忘机:我没说过这话,不要害我风评!​


     听完阿凌所说,我慌得有些站不住,我吩咐思追带阿凌去看族医,看看有没有伤着哪里随后便去了找阿瑶和忘机。


     我找了几天,终于在一个小镇里听到有人说几天前看到了一位与我长像相似的白衣男子抱着一个浅黄色衣裳男子去了一家客栈。


     阿瑶竟受了那么重的伤,难怪忘机一直没回云深不知处。


     我随着小哥的指引来到了阿瑶所在的客栈,问了客栈里的小二,阿瑶在哪个房间。


     当我快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我听到了阿瑶在哭,他在求饶,求忘机放过他饶了他。


     我以为忘机在欺负阿瑶,对阿瑶动手,于是便一掌推开了门……


     “阿瑶,忘机,你们……”


     我看到了什么?


     我竟看到我的弟弟绑着阿瑶的手强迫阿瑶,看到阿瑶在哭着求饶求放过,可忘机却说继续受着,什么时候听话了就什么时候放过…


     阿瑶,忘机…


     待他们穿好就衣服后,忘机说他在楼下的院子里等我。


     阿瑶抱着我说着对不起,他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对我绝无半点异心,他爱的人只有我……


     我轻轻地抱着阿瑶哄着他,我的傻阿瑶,我怎么会怪你,二哥知道,这不是阿瑶的错,哪怕我现在已经气得想要杀人,​我也不想再让阿瑶担惊受怕。我知道,现在阿瑶受的伤害和惊吓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伤害我的阿瑶。


     阿瑶睡下后,我来到了院子…… 



【双壁瑶】与他


蓝曦臣视角


那天我站在小院里给金星雪浪​浇水时看着阿凌风风火火的跑到我面前,屈膝弯腰的喘不过气地对我说:“小叔父,我和小叔叔在夜猎时因为我一时大意,小叔叔为保护我而受伤了,路过的含光君带着小叔叔去疗伤了,让我来跟你说声!小叔父,你快去接小叔叔吧。”


金光瑶:这坑叔的孩子!


蓝忘机:我没说过这话,不要害我风评!​

听完阿凌所说,我慌得有些站不住,我吩咐思追带阿凌去看族医,看看有没有伤着哪里随后便去了找阿瑶和忘机。


我找了几天,终于在一个小镇里听到有人说几天前看到了一位与我长像相似的白衣男子抱着一个浅黄色衣裳男子去了一家客栈。


阿瑶竟受了那么重的伤,难怪忘机一直没回云深不知处。


我随着小哥的指引来到了阿瑶所在的客栈,问了客栈里的小二,阿瑶在哪个房间。


当我快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我听到了阿瑶在哭,他在求饶,求忘机放过他饶了他。


我以为忘机在欺负阿瑶,对阿瑶动手,于是便一掌推开了门……


“阿瑶,忘机,你们……”


我看到了什么?


我竟看到我的弟弟绑着阿瑶的手强迫阿瑶,看到阿瑶在哭着求饶求放过,可忘机却说继续受着,什么时候听话了就什么时候放过…


阿瑶,忘机…


待他们穿好就衣服后,忘机说他在楼下的院子里等我。


阿瑶抱着我说着对不起,他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对我绝无半点异心,他爱的人只有我……


我轻轻地抱着阿瑶哄着他,我的傻阿瑶,我怎么会怪你,二哥知道,这不是阿瑶的错,哪怕我现在已经气得想要杀人,​我也不想再让阿瑶担惊受怕。我知道,现在阿瑶受的伤害和惊吓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伤害我的阿瑶。


阿瑶睡下后,我来到了院子…… 


【湛瑶】不知道起什么名

     蹲了一下午的阳台,终于写好了@Xuuuuli 太太的点梗😂😂😂,没写好,改天再改改



     第一次看他时,是在听学,他陪同着聂二公子聂怀桑​。

     他说:“清河副使孟瑶……”

     原来,​他叫孟瑶,真好听的名字。

     我听见有人在说他,看着他脸色白了又白,我刚想说什么,兄长便开口了。也好,有兄长为他解围。

     那天我罚了那几人家规300百遍。

     后来见他,是在射日之征,他杀了温若寒后脸都白了,是不是被吓坏了?​

     再次见到他时,他已经成了金家的二公子金光瑶,还和兄长结拜了

​     后来,奇穷道魏婴杀了金子轩,我竟然有些庆幸还好死的人不是他。

     魏婴死了,我去领了33戒鞭​。

     此后,我便很少看见他。

     后来,魏婴回来了。​

     我和魏婴查到,聂明玦是他杀的。

     再后​来,他受伤了,我将他带回了云深不知处。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受伤了我竟会难受,​我想,这是不对的。


     曾经的很多个梦里,我都会梦见他,回来后魏婴说我不仅是个小古板,还是个傻子,说我深情而不自知,我觉得也是……


     “所以,这就是你跟魏无羡去夜猎的理由?我不想听这些,我就想知道你为什么和魏无羡去夜猎!”​

     看着蹲在地上一脸委屈诉说着一切的蓝忘机,金光瑶觉得他再好的脾气也会崩。


     “不是,是魏无羡说云梦有十公分高的鞋子卖,我去云梦是想买双鞋送你。”​

     忘机​委屈,但忘机一定要说!


     金光瑶:“……”​

     金光瑶:“十公分,是想我上天?!”​

     蓝忘机:“没有!”​

     金光瑶:“景仪,去挑几只好的灵犬送去江宗主,就说魏无羡喜欢!”​

     蓝景仪:“是。”

     蓝忘机:“!!!”

     魏婴对不住了!


     远在云梦的魏无羡​打了几个喷嚏,背后一凉,怎么感觉有不好的事要发生?

疯魔

     凌瑶

     ooc


     哈哈哈,这次的大逃猜是真的过瘾,选了个只敢想不敢写的CP,感谢@all瑶all大逃猜 太太举办的大逃猜活动呀


     讲真的,开始写的时候是真的懵,有点不知道怎么写,人物性格是真不好把握,傲娇大小姐,笑里藏刀仙督,想着想着就直接ooc了😂😂  😂



最后一天

@all瑶all大逃猜 

大逃猜活动最后一天啦,小可爱们快来狙击吧,狙对有奖哦。加油!

小声一句:这次我路子有点野

抽前五人,多了资源不够,就酱

然后哈哈哈哈哈哈嗝

all瑶all大逃猜:

微风轻拂

野猫逃窜

廖静无声

通缉犯正逍遥法外

侦探们,准备好了吗。

我是本次行动的法官,本次行动共有十八位犯人,他们将分为三组进行作案。各位侦探们可根据他们的作案风格猜出他们的真实身份,每位侦探对每个犯人仅有一次竞猜机会猜中的侦探,将获得礼物,来自忏悔的犯人

下面是通缉名单,请各位侦探注意。

@写打油诗的聂没头 

@鹿宁晞 

@鲤鱼十七八 

@叶辰 

@Xuuuuli 

@山有嘉肴kylin 

@是教长不是教主 

@南星寄 

@顔夜 

@君兮 

@古岚薰 

@徐景添 

@菅木千梗 

@暮凡 

@唐木雕 

@苏秦 

@喜欢生子文有错吗 

@泠雅